-

魔道修行者因為融彙妖血修練,所以容易心境失控,為負麵情緒左右,甚至於性情大變,影響日常行為。

哪怕祭煉的妖血,是源自龍鳳麒麟獬豸等高潔善獸,魔道修行者也一樣會傾向於嗜血殘暴冷酷。

很多地方習慣上將魔道中人都視為邪派,原因便在於此。

按張東雲前世在藍星的思維習慣來理解,他猜測這可能是基因突變或者排異反應一類的問題……

融彙修練一種妖血,已經如此凶險,容易導致修行者失控,更何況兩種?

曆史上,不是冇有人嘗試融彙修練多種妖血,但結果隻會是在低境界時,便失控瘋狂,完全喪失人性。

部分人,甚至自我毀滅。

古往今來,能同時身兼兩種妖血的魔道修行者,鳳毛麟角。

而能融合兩種妖血,修練至高深境界的人,幾乎屈指可數。

“猿龍王”敖空,是距今為止,最年輕的一個。

雖然年輕,但其實力之強橫,早已淩駕前人之上,化身魔猿,搬山移海,化身天龍,幻變無方,更融合兩種妖血,自創身兼兩家之長的猿龍之變,名震天下。

隻是,自三十年前仙蹟之變後,他也銷聲匿跡,少有訊息。

此刻忽然聽聞有搬山魔猿大鬨葉川郡,張東雲便聯想到他身上。

沈和容聞訊,也是相同念頭。

“眼下隻有搬山魔猿的傳聞,尚未有幻天龍又或者猿龍的訊息。”張東雲徐徐說道。

沈和容若有所思:“不知道是否十一哥,如果真是他,那他應該也麻煩纏身,眼下實力有限,否則區區東唐,早被他鬨個翻天覆地。”

張東雲問道:“當年之事,你覺得,他是什麼角色?”

“邪皇”明同輝的記憶裡,無法確定當初仙蹟事變中的叛徒,是否包含敖空。

“捫心自問,小妹以為十一哥,不是叛徒。”

沈和容輕聲道:“但以目前所知,小妹不敢肯定。”

她的回答,發自肺腑,倒也不出張東雲所料。

隻聽她對敖空的稱呼,就能看出,從感情上講,她願意相信敖空。

昔年“猿龍王”敖空膽大包天,囂張狂傲,但與一眾兄妹相處,稱得上率真之人。

不過,還是那句話。

他們當年,也很信任楊厲……

因此雖然感情上傾向於相信敖空,但理智上,沈和容仍需要進一步驗證。

她抬手望向張東雲:“大哥,請容小妹去葉川郡一趟。”

“眼下還隻是傳聞,那裡不一定是他。”張東雲淡然道。

“所以,小妹一個人去即可,大哥就不要奔波了。”

沈和容言道:“有訊息了,小妹會第一時間傳信給大哥。”

她忽地想起什麼,重新取出方纔那枚天青色的寶珠。

“這枚青天眼倒正合用,大哥可以第一時間瞭解情況。”

沈和容微笑道:“稍微改改就好。”

嬌小女童身處一根手指,在天青色的寶珠表麵,輕輕書寫勾勒。

片刻之後,寶珠上天青色的光輝閃動,然後在張東雲注視下,漸漸變成純藍色。

接下來,沈和容手指輕點,純藍寶珠內,忽然飛出淡淡光輝。

光輝瑩潤如水,從寶珠裡飛出後,在大殿內半空中凝聚,最後彷彿形成一麵圓鏡。

鏡麵,像湖水一樣微微盪漾,波光瀲灩。

張東雲看去,鏡麵上倒映出景象,正與透過原先那枚青天眼所見相同。

“大哥有事,亦可通過這裡聯絡小妹。”

沈和容微笑道。

她的聲音,像是有兩股重疊在一起。

一個源自她本人,另一個則是從那鏡麵內傳出,顯然聲音是從純藍寶珠傳入,再經由鏡麵轉達。

“城中人,你挑合用的,帶了上路。”

張東雲言道。

“烏雲最能乾,但要留下來幫大哥省心,徐行之想到烏雲手下一展抱負,小妹樂見其成,也不好耽擱他。”

女童微笑道:“就由陳家三叔,帶著小妹與朝顏兩個孩子去吧。”

“隨你,自己路上小心。”張東雲擺擺手。

沈和容端正了表情:“小妹去了,大哥也多保重。”

她離開大殿,並未主動去找陳介之。

過了一段時間後,果然有陳介之奉了烏雲先生的命令,主動來接她和陳朝顏。

“葉川郡,有我們一些族人的訊息,烏雲先生特準我離城去打探情況,如果屬實,可以帶他們回長安。”

陳介之言道:“烏雲先生吩咐帶你們兩人,外出曆練,你們路上切記不要亂走動。”

“是,三叔。”陳朝顏笑得春光燦爛,旁邊比她矮半頭的“明易雪”同樣高興:“是,陳三叔。”

三人整頓一番行裝,領了三匹雷龍駒,便即離城,一路南下,直奔數千裡之外的葉川郡。

大明宮內,張東雲看著麵前鏡光水波,倒映出沈和

-->>

容隨身寶珠所見情景,滿意的點點頭。

眼下無事,他自不必盯著。

張某人注意力放到自己係統的任務列表上。

【建設任務4.1——請初步建立您的城中坊市,建立起初步的商貿流通】

張東雲微微頷首。

隨著人口越來越多,眼下城中有初步的商貿,不過零零散散,不成規模,且非常依賴山外秦州府。

眼下無敵城規模越來越大,整體局麵也越來越穩定,可以考慮更大規模發展民生經濟。

眼下最大的不足還是在於地理位置。

荒山野嶺,非交通要道,想要發展商貿,存在先天不足。

但隻要保證交易的安全,以及大量彆地少有的獨家貨物,想來還是有前途的。

退一萬步講,正常商貿做不成規模,那就先成為東唐最大的黑市好了……

“應該不至於混到那麼慘吧?”

張東雲自言自語。

他首先在內城確立坊市地點。

一個東市,一個西市。

東市預備作為修行者的交易場所。

西市則預備作為凡人的交易場所。

以後,待人口進一步增長,且居住地點越發分散後,可以嘗試在民居附近,由西市主導,再做分散的小型市場。

眼下就先把東西二市定下來。

隨著將來外城繼續擴建,圈地越圈越廣,內城東西二市再做升級,朝高階化發展。

城牆與城牆之間,屆時再發展新建下級的市場。

現在,首先要把東西二市的名頭徹底打響。

這其中,東市用於修行者,又排在更前。

西市那邊,普通凡人,難以長途旅行。

西市可以暫時先隻做城中人使用,慢慢揚名,細心附近百姓商旅前來交易經營。

長安內城裡,東西兩邊,各有金光閃動,然後成片建築落地。

城中百姓議論紛紛,而徐行之、郭梓等人,都非常好奇。

“吳瓊,負責西市。”

大廳內,烏雲先生隨口吩咐。

近來才從潼州府趕來長安城的霹靂宗掌門吳瓊連忙領命:“在下一定用心。”

他暗中鬆了口氣。

之前忙於牽線搭橋,尋找碧鬆石晶的銷路。

等大河龍門的生意談妥後,他又要坐鎮潼州,負責接洽中轉。

幾個月時間過去,終於得閒重返長安。

寒山派、陳氏家族都已經在城中站穩腳跟,更得到烏雲先生指點,傳授高深絕學。

霹靂宗這些日子裡,在長安城漸漸有邊緣化的趨勢,讓吳瓊深感不安。

現在烏雲先生將西市經營管理交托給他,吳瓊心中大石立馬落地。

東市用於修行者,吳瓊自知眼下修為實力較低,霹靂宗在這方麵也不出眾,東市交給他們,反而容易出問題。

用於凡人的西市,正合適他們施展,同時也油水豐厚,哪怕老老實實當差不貪腐,也照樣能活得滋潤。

不過,這一切的前提,是霹靂宗要將西市經營妥當。

眼下長安城內的些許商貿,主要依托秦州府。

那裡是寒山派的地頭。

但想要將生意做大,將市場做旺,出身潼州府的霹靂宗也有自己的優勢。

潼州府作為交通要地,向來商貿繁華,霹靂宗自有人脈。

如何將那裡的商客,招攬來長安,就是吳瓊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。

某種程度上,他要挖自家潼州的牆角……

且不說難度,時間就需要不少。

遠水不解近渴,想要快速見成效,還是不能放鬆秦州。

跟寒山派,或許合則兩利,但主動權必須握在自己手裡……吳瓊心中已經有了計較。

而烏雲先生,這時則看向徐行之:

“行之,負責東市。”

青衣儒生深吸一口氣,行了一禮:“學生明白。”

他剛剛結束教書先生的工作,成為烏雲先生左右手,正是要一展抱負的時候。

管理坊市,看似與商賈打交道,並非正常政務,但無疑很考較人。

徐行之自己也清楚,接下來要麵對烏雲先生的考覈,如果通不過,就要回去繼續教書了。

“有關老夫的輪迴丹,你可以將訊息放出去。”

烏雲先生語氣輕描淡寫,似乎隨口說起一件小事,微不足道。

但大廳內眾人,包括徐行之,呼吸都微微急促。

輪迴丹,名曰輪迴,執掌生死,幾乎可以活死人、肉白骨。

遠有迴天宇、曹峰等人,近有先前的陳介之等人,服下丹藥,再重的傷勢也快速恢複。

如此靈丹妙藥,無數人夢寐以求。

訊息傳出,世人必將瘋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