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小說網 >  我有一座無敵城 >   666.打賭

-

我有一座無敵城第一卷666.打賭張東雲看著太清先生,微微搖頭:

“不管怎麼說,至少我們當下不是敵人,但也並非真正的朋友,我無心留難你,但希望你能成為長安城的朋友。”

太清先生言道:“我以為,朋友應該是彼此自由互不乾涉的,而非臣屬效忠君主一般。”

張東雲很直白的說道:“四弟,可以。”

太清先生輕輕歎息一聲:“玉清道友有你相助,自然註定先行一步。”

“既不是敵人,今日到此為止,不必再動刀兵。”張東雲言道:“不若你我打個賭好了。”

太清先生笑道:“我雖不好賭,但閣下既然已經給足顏麵,我也唯有奉陪了,隻是不知怎麼賭?”

張東雲揚了揚手中四象誅仙陣的陣圖:“某個角度來講,這也是你的陣圖,你便試試看,能否從中出來如何?”

太清先生看向陣圖:“這大陣裡目前鎮壓有上清道友,陣法實力是發揮不出來的,閣下的意思是,我也不動九霄環佩是嗎?”

張東雲搖頭:“你可以隨意,主持陣法的人也不是我,而是他。”

說罷,陣圖飄向旁邊的玉清道人。m.

玉清道人接了陣圖,微微沉默,然後笑道:“這算是貧道賭,還是你賭?”

張東雲言道:“自然是我賭,因為我賭的是他贏你輸。”

玉清道人看了太清先生一眼,重新沉默,過得片刻,慢慢笑起來。

太清先生同樣在笑:“城主這麼篤定,我不會直接認輸嗎?”

張東雲雙手負在身後,直接向炎黃界裡走去:“如果彆人,你或許會考慮這個選擇,但同他之間,你真的會嗎?”

太清先生麵上笑容不減,不置可否:“我也很想試試上清道友的陣法,且先看看有多厲害。”

他看向張東雲的背影問道:“時限呢?”

張東雲言道:“一天。”

玉清道人將四象誅仙陣的陣圖展開:“道友,請。”

太清先生點點頭,也不見他取出證道法寶九霄環佩,徑自便躍入四象誅仙陣裡。

玉清道人的身姿,同樣消失在大陣內。

大陣不見如何猛烈的擴張,隻靜靜懸浮在宇宙虛空間。

從外麵看,看不出裡麵風雷如何險惡。

蘇破隨張東雲回到炎黃界裡長安城大明宮中。

大明宮正殿內,懸浮幾幅光影畫麵。

其中一個光影畫麵內,傳出敖空的聲音:“老大近年來真的是吃齋了,雖說你老勸我不要多殺生,但你自己比當年真的手軟好多啊。”

通過幾幅光影畫麵之間聲音的傳遞,尚在毋明界的敖空可以聽到事情的經過和張東雲等人的對話。

張東雲收拾相元真人他們,叫敖空大呼痛快。

但最後對太清先生的處置,則叫敖空趕到意外。

他原以為張東雲會直接將太清先生連同上清道人一起鎮壓呢。

“給他個機會也無妨,反正這個賭,他必輸無疑。”張東雲言道。

敖空再次意外:“他真的會跟老四……不是,跟玉清道人死磕到底?選擇的權利在他手裡啊,他隻要輸給玉清道人,就等於贏了你跟他的打賭。”

光影畫麵裡傳來的聲音稍微頓了頓,有些不確定地繼續問道:“老大你打算做手腳暗中操作,幫他出陣?”

張東雲啞然失笑:“哪有那個必要?”

敖空“哼”了一聲:“那希望豈不是全寄托在這個死腦筋自己一定要贏上麵?”

蘇破也對此感到疑惑:“大哥的意思是,他如果能成功出陣,必然大有所獲,有機會比玉清更顯登臨第十六境?但據我所知,他並不在意這一點。”

張東雲反問:“你們覺得正常情況下如果冇有這個打賭,他們誰能贏?”

敖空這次不隨便發表意見了:“我跟太清、上清打交道少,猜不準。”

蘇破則沉思:“正常情況下,應該也是玉清勝算更大吧?”

玉清道人本就有李書樓太上道法的底子,自己又參悟玉清一脈傳承,現在再加上上清道人的陣法,可以說三清具足。

太清先生則仍然隻憑自身太清道法修為和儒家修為的結合。

一邊是九霄環佩,一邊是元始慶雲,這方麵誰都奈何不了誰。

玉清道人還有四象誅仙陣的陣圖在手。

雖然大陣當下在鎮壓上清道人,但仍然可以發揮部分威力。

太清先生唯一的優勢在於,他不一定要追求必須破陣。

隻要自己從陣法中突出去,便算成功。

但即便想要突出去,也仍然困難重重。

蘇破思來,始終覺得還是玉清道人更勝一籌。

“你的判斷,基本不差,但是再加上我麼打賭的背景呢?”張東雲問道。

蘇破重新陷入沉思。

不過,這次冇多久,他便開口:“不僅僅是太清有直接認輸的權利,玉清一樣有。”

在蘇破說話的時候,光影畫麵中幾乎同時傳出敖空的聲音,內容與蘇破基本一致。

太清道人可以故意不從陣裡出來。

玉清道人也可以故意把他擠出大陣外去。

從這方麵來講,隻要願意,玉清道人甚至更占優勢。

他纔是真正掌握主動權的那個人。

張東雲擺擺手:“這不就結了?玉清道人希望太清先生自由自在離開炎黃界,還是希望把他徹底留下來?”

蘇破苦笑:“玉清也不想麵對太清就這麼認輸吧?他們三個彼此之間,都是特殊的存在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似乎想到什麼,突然頓住。

光影畫麵中則傳出敖空哈哈大笑的聲音:“這就要看老四他願不願意為了我們,稍微委屈一下他自己了?畢竟老大已經說了,希望把太清留在長安城啊!”

玉清道人會願意嗎?

今日之前,可能不會。

因為他對昔日邪皇,始終心懷疑慮。

但在今天見了張東雲的表現後,他心中疑慮頓時消散許多。

他能感受到,張東雲還是昔年顧念兄弟之情的那位結義大哥。

那麼,他自然樂意投桃報李。

光影畫麵中敖空的笑聲尚未斷絕,大明宮中便又有兩人進來。

正是玉清道人和微微搖頭的太清先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