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星雲廣闊,而又內部複雜。

若非如此,當初險死還生危急之際,森羅劍宮宮主馮奇,也不至於選擇衝入這裡,謀求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辦法,嘗試擺脫滅劍派雲壽峰與林中的追殺。

傅玉婷即便得了張東雲的指點,想要找到馮奇,也困難重重。

中途她更是有一次險些同滅劍派掌門雲壽峰撞上。

多虧張東雲指點她的法門,讓她能比第十五境的雲壽峰更先一步察覺,於是提前躲避,這纔沒有和對方撞個正著。

躲避雲壽峰,同時防止自己被星雲中的亂流捲走,傅玉婷一路行來,實屬不易。

萬幸,這一切的付出,得到了回報。

她到底還是搶先一步,先找到了自家宮主馮奇。

事實上,她到得非常及時。

馮奇的狀況,極為糟糕。

他進入星雲之前,在雲壽峰和林中的圍攻下,就已經負了不輕的傷勢。

為求置之死地而後生,他闖入星雲,倒也確實是吧滅劍派兩個武道神君甩開。

但問題在於,他自己也走不出去了。

星雲廣闊,其中有錯綜複雜。

馮奇第十五境的修為,想要從中闖出去,就算他狀態完好,處於巔峰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何況,他還有傷在身?

對他而言,更糟糕的是,受傷,使得他彷彿一個被戳破的口袋。

放在平時,他可以設法療傷,將這個窟窿堵上。

但身處星雲亂流中,不僅無法靜養緩解自身傷勢,還要不斷與亂流對抗,導致傷勢越來越嚴重。

於是,口袋中存著的水,不僅無法積蓄,還越流越快,越流越多。

這位森羅劍宮掌門甩開追兵,卻在一定程度上自己走了死路。

身處星雲亂流內,他傷勢不斷加重,也就越發冇可能闖出去,陷入一個危險的惡性循環。

繼續這樣下去,再過不長時間,無需雲壽峰、林中二人追殺,馮奇自己也會再支撐不住,孤獨地死在這片星雲裡。

滅劍派兩大武道神君,對此也大約有估算。

隻是,秉著活要見人、死要見屍的想法,他們才一直堅持不懈,繼續在星雲中尋找。

如果一直無人乾涉,那麼,一段時間後,雲壽峰、林中,便可能找到馮奇的屍首。

這場追殺,也就正是落下帷幕。

但對馮奇而言,總算天無絕人之路。

傅玉婷搶先一步找到他,然後帶著他,尋找闖出星雲的路。

有張東雲指點,這一切變得容易許多。

“玉婷,這次多虧有你。”

馮奇麵頰蒼白,基本已經冇有半點血色。

不過,他的精神狀態,已經比先前強出許多。

有傅玉婷照應,星雲裡虛空亂流對他的影響降低,他終於能緩過一口氣來,診療自身傷勢。

森羅劍宮雖是修習劍道,但武道傳承殺氣並不猛烈,反而蘊生森羅萬象的靈氣,頗為適合療傷。

在傅玉婷帶著馮奇向外走的過程中,馮奇默運自身劍氣,行走四肢百骸,原本糟糕的身體狀況,總算不再繼續惡化。

但他眼下傷了根本,想要真正恢複元氣,怕不知道還要多久。

甚至,可能再也無法恢複至往日巔峰。

在星雲裡近一年時間,慢刀子消磨之下,對他根基帶來的損害,甚至比雲壽峰、林中的劍還要更加深刻。

“師叔祖您快彆這麼說,您是本派的定海神針,隻要您還在,本派就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。”傅玉婷一邊出劍斬破麵前茫茫星屑,一邊安慰馮奇。

馮奇自嘲的笑笑:“自家事自家知,老夫的情況,老夫自己最清楚,你就不必安慰老夫了,老夫這次即便傷愈,也很難回到當初,更彆說更進一步的可能。

隻憑老夫,本派斷然再冇有繼續同滅劍派對抗的可能,想要守護劍宮,了結這段恩怨,希望隻可能在你們,還有更年輕一代人的身上。”

傅玉婷言道:“武皇到武神境界的天塹,太過高緲,弟子眼下也冇有多少信心能闖過去,隻能說儘量努力。

不過,要說了斷恩怨,我們還未必有機會親手了結呢。”

馮奇若有所思:“是你方纔提到過的長安城?”

“弟子一直隱瞞訊息,實在愧對劍宮,但之前確實不希望因此牽連炎黃界,隻是可惜,訊息還是走漏,滅劍派的人仍然找過去了。”

傅玉婷輕聲歎息:“隻是幸好,長安興盛,高手如雲,應該不至於因此遭禍,倒是滅劍派那邊,行事肆無忌憚,素來蠻橫慣了,可能回跟長安誓不罷休,他們之間是戰是和,已經不是弟子可以影響,要說希望誰贏,那弟子當然還是希望長安城贏了。”

馮奇頷首:“這是當然,事情因我們而起,本派自當相助長安,儘己所能,更何況,照你所說,長安城還容留了一部分本派傳人。”

傅玉婷頷首:“是的。”

馮奇微微振作精神:“那我們便先努力從這裡活著出去再說。”

傅玉婷正欲答話,忽然麵色微微一變。

馮奇重傷之下,感知遲鈍許多,但下一刻,他心中也生出警兆。

忽然,一道黑色的劍氣,劃破二人上空的星屑。

伴隨黑色劍氣一起出現的人,乃是一個麵如赤鐵,渾身繚繞黑氣的黑衣中年男子。

傅玉婷看清這男子的相貌,不由得深吸一口氣。

滅劍派長老,林中。

第十五境的武道強者,年雖不高,修為境界卻淩駕於無數人之上,劍道天賦驚才絕豔。

正是他出乎所有人預料,異軍突起,短短時間內便追殺自家掌門雲壽峰,讓滅劍派同時擁有兩位武道神君,徹底改變了當初毋明界的實力對比,纔有森羅劍宮接下來兩場大敗。

“來得好。”

林中視線先看馮奇,然後轉移到傅玉婷身上,平靜的點點頭。

他手中長劍一抖,頓時便有萬道黑氣,一起在星雲中縱橫,斬開一道道星屑亂流的同時,從各個方向將傅玉婷、馮奇包圍。

傅玉婷這時神情已然恢複平靜。

她掌中劍,並未迎擊林中,而是也向星屑亂流斬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