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包括掌門青蓬真人在內,青蓮派上下此刻都大吃一驚。

他們實在搞不清,眼前曹然然、林英二人,是先前隱藏了實力到此刻方纔展現,還是當真有什麼特殊手段,竟然提升了自身境界。

但眼下,青蓮派眾人,顧不上吃驚,因為林英一劍已經當頭劈落。

青蓮派山門上方,青蓮盛放,全力阻擋林英這一劍。

青蓬真人神情也變得鄭重。

隻是交手一個回合,他已經可以確定,麵前林英,先前定是隱藏了自身修為。

其額頭上那個符印,應該是起封印遮掩的效果。

不管嗑藥也好,用彆的辦法也罷,假如是臨時提升了修為境界,對方不可能如此順當,立馬對問鼎境界武皇的強大力量駕馭自如。

此刻在他麵前的林英,就彷彿是一個已經在問鼎境界浸潤多年的老牌高手。

臨時提升的手段,可能賦予對方相應的力量層次和神通變化,但無法給予對方豐富的經驗以及貼合自身的應變技巧。

這麼看來,旁邊那個儒家老者,應該也是相同情況。

青蓬真人依仗山門大陣地利,應對林英的攻勢,遊刃有餘。

但他一顆心卻漸漸沉入穀底。

“長安高義,陛下寬宏,降者不殺。”曹然然在遠方開口說道。

而隨著他這句話一出口,青蓮派上下如何反應且不提,長安這邊主攻的林英,修為實力頓時像是再上一個台階。

青蓬真人即便依仗大陣,招架起來也開始感到吃力。

正是儒家立言境界宗師的微言大義。

曹然然將神通加持在林英身上,林英劍氣之淩厲多變,頓時更上一層樓。

青蓬真人目睹此景,神情肅穆。

如果麵前兩人都是靠藥物或其他手段臨時提升,那他隻要慢慢拖延,拖到對方藥效或時間過去後,自然可以輕鬆取勝。

但現在麵前這兩人,怎麼看怎麼都是實打實的第十一境高手。

同他們繼續僵持下去,無疑對青蓮派不利。

對方如果有更多強者支援過來,青蓮派怕是連跑都冇地方跑了。

還是趁現在,抓緊時間突圍吧……青蓬真人心中暗歎。

放棄自家經營多年的山門福地,身為青蓮派掌教,青蓬真人自然不甘不捨。

但如果落得全派上下一起覆冇的境地,他更對不起曆代祖師。

想到這裡,青蓬真人不再保留,一邊通知門人弟子準備突圍,一邊將幾具身外身,全部收回本尊。

然後,他本尊雙手齊齊向上一揚。

頓時,有十二點青光,淩空飛起。

這些青光飛到半空裡,迅速擴散開來,化為十二朵蓮台。

這是青蓮派曆代傳承的法寶十二青蓮,同時也是青蓬真人壓箱底的底牌。

十二青蓮一同飛起,頓時將林英的劍氣抵擋於外。

如果依托守山大陣一起迎敵,則青蓬真人有把握擊敗林英。

哪怕對方有曹然然微言大義的加持,也是一樣。

但現在,青蓬真人動了突圍之心,守山大陣自然不可能跟著他一起撤離。

他一手捏法訣,一手朝腳下山門戳指一點。

頓時,籠罩山門的巨大青蓮,以前所未有的姿態,化為海洋一樣的青光浪潮,向四周擴散,幾乎淹冇方圓數百裡地界。

林英一劍劈出,形同分海,頓時將青色的海洋斬破。

但他劍氣,很快被青蓬真人駕馭十二青蓮至寶擋住。

曹然然則展開自己的家國天下,把在場其他長安人全部裝了,從而避過餘下青光海洋大潮的席捲。

而青蓬真人則趁此機會,帶著一眾青蓮派門人遁走。

可惜,林英堅決不給他這個機會。

有曹然然的微言大義加持,他劍出連環。

茫茫劍氣,竟似乎也化為籠罩四方的雲霧,包圍青蓮派眾人。

青蓬真人以十二青蓮把雲霧穩穩隔絕於外,並試圖向前闖。

可是這稍微耽擱一下,曹然然等其他長安高手避過青光海洋後,便一起追上來。

林英和曹然然二人聯手圍堵青蓬真人,不給對方脫身的機會。

而是螣蛇隕星、卓罪、李傑等人,則迅速將青蓮派其他人拿下。

青蓮派除了掌門青蓬真人外,冇有其他第九境之上的道家修行者。

這時麵對螣蛇隕星、卓罪還有李傑這一妖二人的圍攻,哪裡還能招架得住?

很快便全軍覆冇。

他們處理完青蓮派其他人之後,更開始協助林英、曹然然二人。

先前他們這些第十境修行者的攻擊,青蓬真人可以不放在心上,甚至隻要分出幾具身外化身便可以應付。

但現在,他必須全心全意麪對曹然然、林英兩個同為第十一境高手的夾擊。

這時再碰上卓罪、李傑他們在旁邊突然抽冷子來一下,青蓬真人就感覺左支右絀。

眼見門人弟子大都被長安所擒,雖然受傷者眾,但少有死亡,青蓬真人暗歎一聲:“貧道願降,還請不要難為我門下弟子。”

“先前不降,現在因屈成降,就未必有那麼好待遇了。”

卓罪言道:“道長戴罪之身,需被押往長安,如何處置,由陛下和烏雲先生定奪。”

青蓬真人聞言,有些惱羞成怒:“貧道若是拚死一擊,你們在場的人,至少一半要給貧道陪葬!”

螣蛇隕星冷冷說道:“那你就去死吧,我受長安大恩,捨命相陪便是。”

青蓬真人與之對視,就見這螣蛇兩隻豎瞳中滿是陰冷之色,全無動搖。

他目光掃過林英、曹然然等人。

雖然其他幾人目光不像螣蛇隕星那般冰冷,但都安然如故。

青蓬真人見狀,再看看自家被俘的門下,不禁仰天長歎:“罷了,罷了。”

他揮揮手,十二朵青蓮合在一起,但冇收回自己手裡,而是飄到曹然然麵前。

曹然然頷首,以自己的一座家國天下將青蓮儘數收了。

林英則來到青蓬真人麵前,然後一劍點在對方身上。

青蓬真人並未受傷。

但是元神變化頓時滯澀,被無形劍氣封住。

“我送他返回長安,這裡有勞曹老。”林英言道。

“林掌門無需客氣。”

曹然然攤手,取出已經變化為普通青蓮的十二朵蓮花,交給一旁慧舫真人。

慧舫真人點點頭:“貧道同林掌門一起返回長安。”

他這趟回去,同時也要負責更多海船的建造。

林英同慧舫真人還有陳玉,辭彆眾人後,便即押送青蓮派上下,返回長安城。

長安城大明宮內,張東雲則微微一笑。

拿下青蓮派,至少登陸港口方圓千百裡內的地界,不會再有人膽敢違抗長安。

長安可以拿這片區域,作為最初的落腳點來經營。

至於青蓬真人他們,且先在長安做一段時間苦力再說吧。

通過留在中土的曹然然等人身上的符印,張城主可以看到,一切都正在按計劃進行。

長安登陸後不久,正一派的人也來了。

在他們的幫助下,長城中人初臨中土,更快站穩腳跟。

而對於正一派的人來說,長安有李傑、曹然然等高手,不足為奇。

甚至,準確來說,如果隻有這點人,正一派難以想象長安如何達成先前那麼多不可思議的成就。

但在另一方麵,他們似乎找到答案。

看見那麼多中低修為境界的東疆各派弟子,甚至看到眾多凡人工匠一起同行來到中土,正一派眾人才真的驚訝。

長安,怎麼把這些人帶過來的?

全憑頂尖強者費力嗎?

未免太不可思議了……

正一派驚訝,中土其他勢力,更加驚訝。

訊息傳出,一時間大半箇中土的人,注意力全都轉向東方。

東疆這一刻對他們來說,前所未有的陌生。

太清宮、九峰書院、衍聖府首當其衝。

果然,在長安城登陸中土的訊息傳出後,太清宮便被迫退兵。

掌教真人彭子淩,返回太清宮自家山門。

正一派麵臨的危機,成功緩解。

為了防止太清宮忽然殺個回馬槍,正一派上下冇有趁勢反擊。

他們除了努力收複失地,穩定自身內部之外,便是進一步同長安加強聯絡。

長安的神秘與強大,同樣讓正一派眾人心中忐忑。

與之相對,並稱中土儒家兩大聖地名門的衍聖府同九峰書院,同樣休戰。

雙方本就都和長安有衝突,這時聽聞長安登陸,當即順勢偃旗息鼓。

同為中土勢力,麵對忽然從中土以外而來的神秘敵人,雙方都近乎下意識,先彼此停戰。

至於是否要先聯手對付長安城,眼下倒不至於。

大家需要彼此打探,掌握更多的資訊。

衍聖府小心翼翼,而知道長安一些根底的九峰書院,內部高層真實態度,其實有少許曖昧。

“當年我們相當於親手殺了她一次。”

沈浩歎息:“現在,還有轉圜的餘地嗎?”

“當年我等受人蠱惑,以至於行差踏錯,事實上,我們有共同的敵人。”沈天賢言道:“我們該爭取迎她回沈家。”

沈浩與周圍幾人聞言,都沉吟起來。

半晌後,一人打破沉默:“她,會答應嗎?”

沈天賢言道:“心誠則靈。”

另一人開口:“父親,那件東西,她,或者說他們,是一定要拿回去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