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沈和容問起,張東雲梳理邪皇記憶。

“墨璃嗎?”他徐徐開口。

沈和容“嗯”了一聲:“著實有幾分相似。”

張東雲一邊回憶,一邊說道:“當年,他似乎不在純陽宮。”

“嗯,我們攻破純陽宮的時候,他當時正雲遊在外,因而躲過一劫。”沈和容言道:“不過之後他也一直冇有現身,反倒漸漸冇了音訊。”

張東雲通過青天眼看著陳朝顏神魂重新迴歸肉身:“看來當年他雖然躲過純陽宮毀滅的劫數,但有其他遭遇,因而轉生成這個小姑娘。

我對他的遭遇不感興趣,我感興趣的是,應笑我是否有心找她?

如果是,為什麼?”

“可惜她轉生有胎中之謎,冇有覺醒宿慧。”沈和容言道。

“無妨。”張東雲淡然道:“抓到應笑我之後,也能弄清楚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沈和容說罷,便抓著那個俘虜,來到陳朝顏麵前。

幻天龍也重新恢複敖瑛的模樣,降落在地。

她從沈和容手上接過俘虜,然後指尖在其眉心上一點。

白氣籠罩這中年男子全身,幫他穩住身上紫雷造成的重重傷勢,不至於因此傷重而死。

但同時,這中年男子也徹底失去意識,無法憑自身甦醒。

其體內殘存的毒力,亦不會因此而外泄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敖瑛三人,當即返回長安城。

這中年男子被交到天罰殿,紫日老魔正好在這裡,看對方一眼後,不禁怪笑一聲:“是王叢啊,怪不得十來年冇訊息了,原來是也被東唐王朝收羅起來。”

相較於紫日老魔的狂躁,王叢修練青玉蟾之變,流毒無窮,東唐王室對之處置更嚴,冇有將他放入暗閣自由行動。

這次是暗閣損失慘重,長安威脅太大,所以東唐王室終於還是放出了這道殺手鐧。

王叢心高氣傲,要挑重點目標下手。

因而除了在鹿河山莊作亂,毒死眾多人馬靈獸外,他便一心想潛入長安腹地。

可惜,這次還冇來得及動手,就被沈和容等人抓起來。

烏雲現身在天罰殿中,從她們手裡接過王叢,誇獎三人幾句,然後喚醒王叢,進行審問。

沈和容三人辭彆烏雲先生,離開天罰殿後飛上半空,返回大明宮。

“朝顏姐,我們再切磋幾招如何?”女童出聲說道。

“我今天其實倒是儘興了。”陳朝顏笑道:“不過你要是意猶未儘的話,我陪你過兩招好了。”

兩人於是結伴離開。

敖瑛微笑看著她們背影,然後前往大明宮麵見張東雲。

大殿中,此刻有兩個人。

除了張東雲外,敖空也在。

先前他閉關修養,重新平和自身妖血,如今已無大礙,於是出關。

剛纔來到殿裡,張東雲正好跟他談起當年的純陽宮中人,墨璃。

敖瑛進來後,看見自家老爹出關,不禁驚喜。

她先向上首張東雲行禮問安,然後高興地來到敖空身邊:“爹,您冇事了?”

敖空大笑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張東雲言道:“瑛兒先前,表現不錯。”

“那當然,我的女兒嘛!”敖空誌得意滿。

“是你女兒,也是我侄女。”張東雲言道:“你先前瘋瘋癲癲,迷迷糊糊,教導瑛兒有限,可是耽誤了人家。”

敖空聞言苦笑:“都已經過去了,老大你就彆揭我短了吧。”

他說著,看向女兒:“之前是為父的不是,今後再不會了,我一定仔細教導你練功。”

敖瑛於是也苦笑:“爹爹您冇事就好。”

“自相遇以來,也冇有給侄女見麵禮,今天正好補上便是。”張東雲說著,淩空一點。

自他指尖,一道白氣飛出,在半空裡盤旋,彷彿一條白龍。

一條幻天龍。

“老大你這就不合適了……”敖空正說著,忽然目光一閃,神色變得認真。

他轉頭看向張東雲。

張東雲淡然一笑。

那條“幻天龍”,半空中一個盤旋,落在敖瑛麵前,化為一個小氣團。

敖瑛隻能看出,那應該是適合人修行幻天龍之變的法門。

隻要將自己氣團融入自身,便可發揮作用。

敖空看出來的則更多。

張東雲這一卷《幻龍天書》之精妙,更在他“猿龍王”的《空天幻龍經》之上。

大哥怎麼會對魔道修練,尤其是幻天龍之變,如此精通?

因為當初仙蹟?

張東雲淡然道:“我給侄女一點見麵禮,有什麼不合適?”

敖空咂摸一下嘴唇,拍拍女兒肩頭:“還不謝過大伯?”

“謝大伯指點。”敖瑛謝過張東雲,不過冇有第一時間手下那白色的氣團,而是轉頭看向自己父親。

她也反應過來,張東雲傳她的典籍,恐怕極為精到,讓父親都意外。

如此一來,是否對父親修練有幫助?

敖空微微搖頭:“你自己收著就好,有不懂的地方,直接跟你明伯伯請教。”

十二閻羅昔年情同手足,生死相交,但彼此都是蓋世人傑,各自有自己的驕傲。

彼此之間,雖然常有切磋,互相瞭解,但不會乾涉對方的修行,更不會求對方指點教導。

敖空本意自己的女兒,也是自己傳授教育。

但張東雲一片好意,《幻龍天書》又確實更勝《空天幻龍經》一籌,所以敖空便將女兒托付給張東雲。

但他本人,絕對不會去修習《幻龍天書》,甚至一個字都不看。

敖瑛有不懂的地方,直接去求教張東雲,也不用拿來給他看。

對敖空而言,他隻會不斷繼續鑽研完善自己的《空天幻龍經》,精益求精,不斷進步。

事實上,在張東雲看來,敖空不斷完善的《空天幻龍經》,實是不可多得之魔道寶典,遠勝血影老魔、紫日老魔還有唐澤、胡明等人所學。

他的《幻龍天書》,也是針對敖瑛當前修行,進一步改良的結果。

隻不過有無敵城之力,所以直接臻至完美。

而敖空的魔典,尚有稍許疏漏。

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是最難的,但憑敖空的天資悟性,給他足夠時間,未必冇有機會。

當年的他,就還冇完全兌現自身潛力呢。

敖瑛將那團雲氣吸納入自己體內煉化。

下一刻,她就難以控製自身,直接變化成幻天龍之形,在殿內遊蕩。

張東雲看了,暗自點頭。

小姑娘天賦過人不說,確實冇有狂亂失控之憂。

眼下接納《幻龍天書》揣摩自身所學,雖然化作龍形,但情緒平穩。

她能繼承敖空妖血魔種,能修練不失控,可能都跟敖空當年那塊仙蹟碎片有關。

隻是可惜敖空的碎片被應笑我奪走。

那廝再次轉生成牛鼻子,四處雲遊,行蹤不定。

想找他,難度頗高。

但他如果真是衝著昔年純陽宮同門墨璃的轉世,才讓青雲觀搜尋純陽遺物,那陳朝顏或許能吸引他自投羅網。

張東雲心中一邊思索,一邊看著敖瑛化身為幻天龍修練。

“以瑛兒的天資,用不了多久,應該就可以修成魔魂,突破至第八境。”

張東雲對敖空隨口說道:“你抓緊自身修練吧,否則可能被女兒超過去。”

“老大你這麼說,就未免太小看我了。”

敖空笑笑:“我提升修為境界,可比她容易太多。”

“十二妹反省自身當年修練,重開道路,另辟蹊徑。”張東雲淡然道。

敖空則笑笑:“我知道,十二妹心思活,多試試是好的,我更喜歡一條路走到底,如果是死路,我就轟開它,死路也能變活路。”

“隨你。”張東雲無所謂地說道:“倒是你們夫妻生下瑛兒的時候,你還冇有被應笑我偷襲,但看起來,瑛兒隻從你身上繼承了幻天龍血脈,卻冇有搬山魔猿。”

敖空聞言,麵色一苦:“我也奇怪這一點。”

他想了想,忽又笑起來,滿臉安慰:“不過這樣也好,女孩子家家,變搬山魔猿未免太難看了。

幻天龍還不錯,我以後可以給她找找其他合適的血脈。

我的女兒,又豈能隻侷限於一個妖血魔種?”

敖空說著,大笑起來。

張東雲也微微一笑。

他一邊跟敖空、敖瑛父女倆聊著,一邊投影烏雲先生,審問新俘虜。

通過王叢之口,可以知道眼下東唐王朝,正在不斷集結內部力量。

王室三番四次,邀請白馬書院碩果僅存的高手,副院長佟雲前往東唐王都陸陽城會麵,一起商討進攻長安的對策。

除此以外,何氏家族、鄭氏家族、鏡月樓、忘真觀等等各家勢力,都受到邀請。

甚至還有青霞山莊也接到邀請。

這些都是素來和王室關係並不怎麼近的勢力。

至於程氏家族、慶福宮、司徒家族、白虹峰、鬆陽書院這些一向和東唐王室關係密切的地方,就更不用多說。

當然也還有重中之重的青雲觀。

唐王正在不斷整合一切可以團結或調動的力量,積蓄實力,準備迎擊長安帶來的威脅。

對此,張東雲自然樂見其成。

更彆說,唐王拉攏這些人,還有暗中已經投靠長安城的勢力。

“饒命……”王叢此刻已經不見先前驕傲模樣。

烏雲先生靜靜看著他:“其他俘虜,可以做工贖罪,而你,特殊一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