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雙方拳掌相對,撞擊在一起。

兩人皆凝立不動。

但雙方腳下大地,頓時龜裂破碎。

一道裂痕,遠遠延伸出去。

鄭原瞳孔猛然收縮。

眼前的張東雲確實隻是第六境修為。

但不僅能正麵擋住他勢大力沉的推山站,更可以抵禦他的殺氣。

第七境武者的殺氣,可以破解壓製第六境武者的兵戈之氣。

武道境界,自第六境開始向上,每高一境,幾乎就可以說是前一境的剋星。

是以武道高手,經常出現境高一層壓死人的情況。

正常而言,第六境武者麵對第七境的高手,能保命逃生已經可以自豪。

絕大多數情況,都是逃的機會也冇有,就被對方當場打死。

可是鄭原此刻發現,他的殺氣,無法化解張東雲氣力。

反倒是張東雲的兵戈之氣化為雷霆天劫不斷炸裂。

鄭原崩山劣勢的手掌掌心,此刻不停傳來壓力。

他甚至能感到痛楚,彷彿張東雲這一拳,可以將他掌心打穿。

雙方角力,一時間僵持不下。

張東雲以第六境之身,憑天劫邪拳對抗第七境的鄭原,絲毫不落下風。

他甚至還有閒暇自言自語:“這麼看來,還不錯。”

鄭原不知張東雲是在描述自己,以為張東雲是在譏諷他,頓時氣往上衝。

他一身撼山勁運轉到極致,全部集中在右手手掌上,向張東雲推去。

張東雲感受到對方的無窮大力,身形微微一晃。

但他馬上就重新站穩。

鄭原用力推去,卻完全無法再撼動張東雲。

《邪帝經》中的山相神功擎天不壞之身施展開來,張東雲便彷彿化身真正支撐天穹的神山。

至少,第七境的鄭原雖有名為撼山勁、推山掌的武學,也無法撼動他。

張東雲一隻手擋住鄭原的攻擊,然後抬起另一隻手。

鄭原見狀,頓時大驚。

他冇有想到,自己如此全力出手,對麵這個第六境的武者不僅能擋住,甚至還有餘力。

張東雲看著他,微微點頭,似在讚許。

然後便是第二拳打來。

鄭原一身力量全壓在右手上,這時隻能抽身抵擋避讓。

他勉強接住張東雲第二拳,但張東雲空出來的另一隻手,連環出擊,再次彷彿天劫降世。

鄭原這次再來不及抵擋,被張東雲一拳擊得倒退而出,險些跌倒。

第七境武者殺氣護體之下,被修為低於自己的對手攻擊,殺氣可以抵禦大半。

但鄭原方纔隻感覺自身殺氣竟然在天劫下瓦解退縮,以至於他結結實實捱了張東雲這一拳。

鄭原勉強站直身體,卻無法開口說話。

一口逆血直衝喉頭,他強忍著不噴出來。

張東雲一拳得手,並不追擊。

烏雲先生在一旁看了,這時淡淡開口:“機會給你,你自己把握不住。”

鄭原聞言,終於還是一口血噴出來。

周圍鴉雀無聲。

不管是長安城的監工守衛,還是此地犯人苦力,全都呆呆望著這一幕,滿臉難以置信之色。

張東雲不理會他們,帶著烏雲先生的投影徑自離開。

鄭原的狀況畢竟比楊雨霖強多了。

還能繼續乾活。

“第七境的話,李宕那邊看來是不用去了。”

張東雲站在半空中,望著下方群山,喃喃自語。

唐王第四子李宕,和鄭家族老鄭原同為第七境的實力。

但東唐王室秘傳刑天戰氣和戰王拳、四方戈等絕學,都淩駕於鄭家撼山勁、推山掌之上。

是以同為第七境,李宕實力更勝鄭原。

同為第八境,李宏、李宜、李玄念等人實力,更是鄭家族長鄭天峰。

鄭家哪怕就算出了第九境的高手,也不是唐王李玄心對手。

王室李家能坐江山這麼多年,自然不是白來的。

不過,不管是李宕,而是即將突破到第八境的唐王第九子李穹,想要勝過鄭原,也需要費一番手腳。

張東雲方纔仍有保留,依然很快戰勝鄭原。

對上李宕,他也有取勝把握。

充其量,因為李宕刑天戰氣,重傷不減戰鬥力的緣故,需要多花一些時間。

長安城裡第七境的俘虜中,能和李宕相提並論者已經很少。

齊王第六子高鈞,倒是實力跟他差不多,甚至可能還略勝半籌。

但對張東雲來說,他和李宕一樣,也冇有交手的必要了。

倒是有個人,實力更在他們之上。

齊王第二子,高錚。

高錚不僅是第七境的武者,同時更結成元嬰,也有道家第七境的實力。

張東雲對這個對手,有幾分興趣。

“我不會和你過招。”

然而,高錚卻拒絕了。

張東雲靜靜看著他。

高錚笑笑:“折辱我等取樂,不過是表象,我不會給你機會窺探我大齊絕學的虛實。”

“哦。”

張東雲微微點頭,然後隨手淩空一拳。

天劫雷霆炸裂,看得高錚渾身一震。

“你……你這拳法?”北齊二殿下嘴唇微微哆嗦一下。

張東雲平靜看著對方。

高錚忽地從地上一躍而起,神情鄭重。

他朝著張東雲一抱拳:“北齊高錚,請指教。”

“再見。”

張東雲朝他微微頷首,然後同烏雲先生一起離去。

留下高錚呆愣當場。

“彆跑!”北齊二殿下回過神來,朝著天空大喊:“膽小……啊!”

話未說完,天空中烏雲先生手一甩,高錚便趴在地上,動彈不得。

“嗚嗚嗚嗚……”

高錚趴在地上掙紮,嘴卻被壓進土裡。

“不打就不打吧,那直接挑個第八境好了。”張東雲搖搖頭。

嘗試一番之後,張東雲發現,對上不同修行道路的第八境高手,結果不同。

同為武道的司徒家族家主司徒錦聲最為難對付。

他第六境可憑自身武學奧妙優勢,化解第七境武者的殺氣。

但對上更強的煞氣後,就有點小馬拉大車的感覺,開始吃力。

而且對方在反應速度力量上的優勢直線上升。

正常第六境武者對上,怕不是直接就被司徒錦聲一招給秒了。

張東雲對上他,對方也越打越有一力降十會的感覺。

同為武者,高境界對低境界,確實是剋星。

對上儒家的嚴盛,給張東雲的感覺,則是打得有些不痛快。

第八境大儒的格物致知、鞭辟入裡神通,隻會比第七境時更加精進。

雙方相差兩境的情況下,嚴盛在這方麵的神通大有用武之地。

相較而言,對方的如椽巨筆對張東雲來說,反而還更容易應對一些。

比起武道和儒家,道家第八境的蒼葉道人,張東雲與之交手,最是暢快,至少可以一展自己所長。

雖然不容易破去對方的雷龍法相,可蒼葉道人法術一通狂轟濫炸,也奈何不得張東雲。

諸般修行道路,各有所長,甚至在不同境界時,實力變化都各不相同。

彼此之間,可能存在一定的剋製關係。

但很多時候,可能你第七境剋製我第七境,轉過頭大家都是第八境,就該我勝過你了。

這一點,先前張東雲讓係統給他虛擬對手交鋒的時候,他就有所體會。

如今,則是體會的更深。

從這一點來說,他要感謝司徒錦聲、鄭原、楊雨霖等人。

至於他們能不能得自由……

當初說的是能贏過我才行,但你們還都差點距離,繼續多多努力吧。

張東雲甩甩手,徑自返回大明宮。

吞服過玄元果,又有無敵城大量靈氣澆灌,結合實戰經驗,張東雲進一步將一身所學融會貫通。

張東雲練功的日子裡,長安城穩穩發展,他隻需化身烏雲先生,在大方向上掌舵即可。

天烽山上上下下,整體搬遷過來,在秦州府地麵上的兵器廠,開始漸漸落成。

他們老家的鐵礦開采,也漸漸跟長安對接,經過初步精煉的礦石,源源不斷,穿過龍嶺大山,來到長安城。

沈和容、血影老魔與胡明籌措之下,天閒殿的框架開始漸漸立起來。

長安城,也開始有密探,奔赴四方。

雖然一切隻是剛起步,但漸漸走上正軌。

大明宮中,張東雲看著欣喜不已。

天閒殿能徹底運轉起來,不僅自己耳目更加靈便,同時也將獲得係統的建設任務獎勵。

就在一切穩步運行之際,在雲中郡初步經營的胡氏家族,有急信傳回長安。

天樞殿內,張東雲投影的烏雲先生,看著麵前剛纔雲中郡親自趕回的胡英傑。

“你是說,東晉王朝的人?”

烏雲先生麵色如常,語氣不緊不慢。

他的平靜,也讓匆匆趕回的胡英傑平複心緒。

“是的,先生。”

胡英傑言道:“對方自稱是東晉王朝的使者,大哥和晚輩驗了印信,不似作假。

但我們不敢貿然行事,因此晚輩緊急趕回,稟報先生。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將一封信呈給烏雲先生。

大明宮裡,張東雲神情似笑非笑。

東晉王朝,就是半年前,被東唐王朝攻打的鄰國。

正因為當時東唐進攻東晉,所以長安城剛剛崛起的時候,唐王不在國內。

現在,東晉遣使臣前來長安城,意圖如何,不問自明。

“準他們來長安。”烏雲先生淡淡一笑,向胡英傑吩咐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