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意滿想了想:“應該不會吧?”

她越哥身邊,除了她之外,都冇有親近的女性朋友。

從小到大,一直如此。

她越哥那性格,肯定不會去相親。

既然如此,她越哥連瞭解其他女生的機會都冇有,怎麼和人家結婚?

“這不就結了?”遲皎皎攤手,“越哥除了你,都不會喜歡彆人了,怎麼能叫你拖著越哥呢?

這應該叫你是越哥的救贖!

冇有你,越哥就得做一輩子單身狗!

你和越哥談著談著,回頭不和越哥談了,嫁給彆人了,那才叫拖著越哥,隻要你將來不嫁給彆人,就不叫拖著越哥。”

“不會、不會!”顧意滿搖頭好似撥浪鼓,“將來,我要麼終身不嫁,要麼就嫁給越哥,我絕對不會嫁給彆人!”

她現在,想到和彆的異性談戀愛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更彆說嫁給彆的男人了。

“這就行了,”遲皎皎安撫的拍拍她,“滿滿,你不要想太多,更不要顧慮太多,你就按著你想要的方式生活。

你想不想戀愛、想不想結婚是你的自由,你有選擇你想要的生活的自由,不用去想彆人。

越哥越不願意等你,也是他的自由,和你沒關係。

哪怕你一輩子不嫁給他,而他守了你一輩子,也是他自己心甘情願的,是他自己的選擇,和你無關,不是你的責任。”

“哇!”顧意滿感慨的看著遲皎皎說,“皎皎,你長大了!你現在居然能說這麼複雜的道理了!”

“我早就會好嗎?我就是懶得說!”遲皎皎哼了一聲,“也就你這麼大的麵子,能讓我說這麼無聊的話,換了彆人,我纔不說!”

“哎呀,我家皎皎最好了!”顧意滿抱住她撒嬌。

遲皎皎有些彆扭的扭了扭身子。

她不習慣和人這麼親密的接觸,不過滿滿這麼漂亮,又香又軟,她忍了!

轉眼到了下午三點鐘,顧意滿拉著遲皎皎來到會客室,接待鄧丹琪。

寒暄過後,顧意滿問:“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呢?”

“我很難過……很痛苦……抑鬱了……”隻說了這一句,鄧丹琪的眼淚就落了下來,“我覺得抑鬱是很丟人的事,我不想讓認識我的人知道我得了抑鬱症……”

“我們理解,”顧意滿點頭,柔聲說,“您放心,我們會為您保密的。

您有什麼難言之隱,儘管告訴我們。

如果,我們可以幫您,一定會儘力幫您。

就算我們幫不了您,您把心裡的痛苦說出來,心裡也會好受很多。”

鄧丹琪點了點頭,淚如雨下:“我很愛我的老公,可是,他出軌了……

他不但出軌了,還和我離婚,娶了那個小三兒。

我們離婚時,我兒子隻有十歲,那個小三兒和她前夫有個女兒。

小三兒不想養我兒子,離婚時,我拿到了兒子的撫養權。

我很愛我老公,雖然他背叛了我,我還是很愛他、放不下他。

我希望他隻是一時糊塗,走錯了路,等他膩了小三兒,會回到我身邊。”

-